欢迎访问!
二手车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二手车 > 正文

北京农村的天花板:村口建滑雪场开跑车去卖菜一年分红几十万

发布日期: 2021-11-24浏览次数:

  十月的时候,北京一社区的牌局导致7人感染,万人隔离。一个是住在北京顺义区的34岁上班族,上有老下有小,一家六口人挤在没有电梯的老房子,每天超过三小时挤去公司的地铁上,可现实的重担还没压死他对未来的期盼:准备考清华大学的研究生,直到……

  一个是住在郊区的32岁女性,打两份工,一份是白天的工作,另一份是晚上在顺丰大件中转场开叉车,从晚上十点开到凌晨两点,这是她的生活常态,直到……

  这是去年北京疫情确诊病例,而最近被列为全国仅有两个疫情高风险之一的北京昌平的宏福苑,则是另外一种风景。

  根据公开的活动行迹,和去年北京疫情确诊的务工人员不同,这七人不是在打牌,就是在做美容,不是在商场购物,就是在外地旅游。

  乍一看,都以为是高档小区,住户肯定非富则贵,实际却让人大为吃惊,小区住户大多数都是农民,户口本上的户别写的是“农业”,地地道道的农民,此外,这个小区还是小产权房。

  小区还有个外号“进可繁华,退可宁静”。单听这个外号,就吸引起我的好奇心。

  管辖小区的是“隐秘富豪”-宏福集团,宏福集团参加过北京奥运场馆建设,拥有70余家全资子公司的百亿大型集团。

  更让人意外的是,宏福集团还是村集体企业,一度被发改委拿来要求其他地方抄作业的标本。

  宏福苑小区就是宏福集团给郑各庄村民修建的住宅,换句话说,住在这小区的人,表面上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农民,暗地里却都是百亿集团的股东。

  村庄的主干道是从宏福大道,一旁是130 余栋高层住宅(宏福小区),村民都已住上楼房,

  早在2010年,当时北京普通白领工资才四五千,而郑各庄的每个家庭就能领到二三十万的分红,到现在恐怕早已翻好了几番。

  村里有非常完善的社会保障,衣食住行有水、暖、燃气等费用补贴,教育有从幼儿园至大学的全程教育补贴,哪怕村民想滑雪了,村里还有滑雪场。

  村民的福利待遇,甚至比某些国外的还要好,郑各庄的蜕变,隐藏着土地国运的进程史。

  当时郑各庄紧跟改革开放的“村办企业”的热潮,先后开办了制钉厂、饼干厂、福利煤厂等等。

  可早期缺乏办工业和工厂的经验,对市场缺乏了解,并未见到乡镇工业的兴起,大部分企业都在“优胜劣汰”的市场竞争中流产或是转型了。

  此时经营不善的郑各庄,成立土石方施工队,就是这样一个决定,实现了逆天改命。

  恰逢北京兴办北京亚运会,这是第一次中国举办综合性大型体育赛事,而郑各庄村也因此赚到了转型后的“第一桶金”,施工队变成机械施工公司,仅1993 年到 1995 年三年时间,收入翻了3倍多。

  到1996年,村里的经济结构发生巨大变化,很多农民早脱离农业生产,转入到二、三产业就业。

  村企合一的宏福集团顺势成立,先是涉足房地产,完成旧村改造,让农民住上楼房,然后建造科技园,引进高新技术产业,实现产业升级。

  无独有偶,远在广州的猎德村,同样是占了土地政策的先机,成为“广州第一土豪村”。

  跟郑各庄翻身前债务缠身不同,猎德村本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村,村民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勤勤恳恳地劳作。

  那时的猎德村民对本村颇有异议,埋怨位置不好,不像石牌桥紧挨黄埔大道,又说只会缩在江边,交通也不方便。

  短短三年,曾经是天河区最穷城中村之一的猎德村,成为人人羡慕的广州CBD土豪村。

  不管是靠“村企合一”的郑各庄,还是靠“城中村改造”的猎德村,他们都占到城镇化的政策红利。

  中国学者辜胜祖、李永周曾说过,我国农村的城镇化将是本世纪最大的增长空间。

  城镇化是一轮新的革命,从1978 年到2016年,我国城镇化率从 18%提高到 57.4%,每年平均增长 1 个百分点,城镇常住人口从1.7 亿增 长到 7.7亿人。

  五大城市群(长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、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),成为经济快速增长和对外经济交流核心阵地,而这五大城市群的城中村或者城乡结合处,每天都在上演着浮世绘。

  很多人说中国最魔幻的地方,是北京的国贸,上海的外滩,广州的琶洲,深圳的华强北……

  正如郑各庄村,尽管这里的农民还是农民,因为他们的户口本上的户别仍然是“农业”。

  可这里的农民却不再是农民,他们吃穿住行完全城市化,没有一分收入是来自种植或养殖。

  又如猎德村,很多村民也无需找工作,靠着收租和分红,就能甩开很多上班族,在广州最繁华的CBD中体面地生活下去。

  在中国土地“包产到户”祖师爷-凤阳县的城墙上,至今还保存着乞丐出身的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御笔的牌匾——“万事根本”。

  在农业文明,土地无疑是万事根本,能长出粮食、养活百姓,是国家税收的大头,是王朝兴衰更替的根本。

  步入工业文明,在城镇化进程中,土地不再生长粮食,而是长出一块块工业、一个个城市,成为各个利益方争相追逐的对象,以及创造财富神话的密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