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!
经销商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经销商 > 正文

两次高考落榜 沉默内向却爱跳交谊舞 抱别人女友跳舞被扎几刀

发布日期: 2021-11-21浏览次数:

  28年前,甘蒙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第一宗凶杀案发生时,高承勇24岁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8月26日,年过半百的他被抓获。经初步审讯,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作案11起,杀死11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

  户籍信息显示,犯罪嫌疑人高承勇1964年11月10日生,甘肃榆中县人,高中毕业,已婚。其户籍所在地为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428号,和白银市白银区水川镇隔黄河而望。

  高承勇是在白银一所封闭管理的中专学校——白银工业学校内的小卖铺被抓的。白银工业学校位于白银北部,靠近北环路,已是城乡结合部,一条环城公路正在学校门前修建。学校创建于1986年,占地七十多亩。高承勇夫妻经营的小卖部位于学校最东边,靠近学校围墙,旁边是学校食堂。这家小卖部已有30多年的历史,占地四十多平方米。据说,高承勇的妻子是在大概三年多前接手这家小卖部的,大概一年多前,高承勇也来到商店,二人日常生活在商店内,主要卖一些学生的日常用品。

  8月26日上午10点钟左右,白银警方造访了白银工业学校。学校一名保安回忆,警车停在校门口后,下来人问他:学校内部是不是有个商店?保安告诉警察,确实有一个,警察进去了。约半个小时,就看到两名身着便衣的人架着高承勇离开,“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病。”

  在学校附近一家理发店老板印象中,高承勇个高,超过一米七五,脸黑,微胖,背微驼,面相看起来很老实。

  他曾经到过店里来理发,话很少,穿着普通,“还是我问他怎么理,他说你随便理一下,人文文静静的,还以为是老师”,“他还来到店里换过零钱,感觉很奇怪,换钱的时候人紧紧张张哆哆嗦嗦的。”

  “这所学校是封闭式管理的,学生周末的时候会来店里理发,近年来中专生不好就业,学校生源少,除了施工工人,周围很少有人来。”上述理发店老板称。

  由于学校内部不允许卖烟,高承勇会到学校外面的一家商店买烟,“每次拿五块五一包的白沙”,商店老板称,高从未提起过他之前做什么的,他话不多。

  相邻一家废品收购店老板说,高承勇会不时拿一些废旧纸箱子来卖,也就卖个几块钱,“不爱说话”。

  高承勇曾涉嫌在2000年杀害白银市棉纺厂一名28岁女工,而他自2006年起曾租住在棉纺厂小区,生活了五六年,这离其作案地点仅数百米。棉纺厂小区住户、高承勇曾经的邻居李晔8月27日既后怕又吃惊,“我一直到晚上三点才睡着,一直在想和他家来往的事情。现在我才想起小高(高承勇)以前的行为确实比较奇怪,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样,爱在院子里转悠。他最多就是在家门口抽烟,蹲着或者搬个凳子坐着。他老婆张某性格比较外向,爱说爱笑,挺好的一个人。”

  高承勇时常会到李晔家要茶叶,坐在李晔家里抽烟,“我那会也抽烟,他就经常来找我,坐在沙发上,也不怎么说话,聊几句也都是些家常。”高承勇坐久了,李晔就会说要出门,以此送客。

  高承勇妻子张某曾向李晔透露,她是2002年来到白银市的,最初住在东山路,然后是长通电缆厂小区。高家在棉纺厂小区住到2012年3月,然后就搬到了白银工业学校。

  高承勇的老家在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,距离白银市仅四十分钟车程。从邻居家望进去,高家院子比较狭小:一方三四平方米的菜地和两棵枣树,看上去是许久无人打理;四间土坯房也有些年头;可能是为了防止漏水,屋顶上还用砖块压着一张塑料布。

  而高承勇“出事”后,城河村的村民们都很震惊。高承勇的一位堂哥说,高承勇父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去世,高父去世前瘫痪了好几年,高承勇在床前端屎端尿地伺候,很是孝顺。一位邻居证实了高承勇的孝顺:“娃小时候可乖了,给他父亲擦屎擦尿,孝顺得不得了。”

  高家八个孩子,五女三男,高承勇是最小的一个,有一个哥哥小时候掉进河里遇难了。婚后,高承勇就外出打工了,平常很少回村子里。

  “他出去后和其他村民好像没有什么人情来往。”高承勇的一位堂哥说:“他在外面几十年,做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清楚。”

  和许多兰州农村地区百姓到兰州市打工不同,榆中县青城镇虽然属于兰州,但是离白银较近,所以当地人出外打工第一选择往往是白银,第二选择是内蒙古和宁夏,较少到兰州打工。破案之前,在当地百姓眼中,高承勇就是许多出外打工人员中的一员,而且是“混”得不错的一员——许多村民羡慕的是,高承勇的两个儿子自小学习优异,都是大学本科毕业,如今都已参加工作。 其中,老大于1988年出生(据警方通报,高承勇所涉的第一起凶案也是在1988年)。在1990年前后,高家又添一子。高家两个儿子从小好学,成绩都很优秀,并最终双双考上大学,现在均已毕业工作。而高承勇一家条件也不错,逢年过节,高承勇有时候还是开着小汽车返乡的。

  而据警方透露,持续作案那十几年,高承勇就居住在老家,每次作案就从榆中县到白银市区,作完案回家继续生活。2002年作完最后一起案件后,高承勇开始在外打工,后在白银郊区租了房子。而他的妻子张某直至8月27日在看到新闻后才知道丈夫所犯何事。有报道称,高承勇的老婆哭得死去活来,说自己也不想活了,要自杀。

  城河村的村民最近一次见高承勇,是十几天前他开着一辆面包车回到村子。那天,见到高承勇的还有他高中复读时的同班同学徐惠(化名),“我在店门口坐着,他带着一帮子人从我面前过去,但我们没打招呼。”徐惠说,高承勇是1984届的高中生,“他比我高一级,但没考上大学,就复读了一年。复读的时候和我一个班,但最后还是落榜了。”

  据徐惠介绍,高承勇当时比较沉默,话不多。她记忆里最深刻的是,“放学的时候,他总拿土疙瘩砸我们女生。”去年同学聚会,她又和高承勇坐在一张饭桌上,“他还是不怎么说话。”而高承勇的小学兼初中同学李洁敏(化名),仍对高承勇的事情震惊不已,“新闻一出来,我们同学都在问‘怎么回事、怎么回事’?作为他的女同学,我们既震惊又后怕,至今不敢相信那些案子是他做的。”

  李洁敏在2014年同学聚会时,见到过高承勇。高一如既往地不多言,“只有和聊得来的人,他的话才会多些。”

  在同学邻居眼里,沉默内向的高承勇,却有一个和他性格不太相符的爱好:跳舞。李洁敏和与高承勇家临近的村民刘芳云(化名)均证实了这点。

  刘芳云称,十多年前有一阵子,高承勇在家种地,隔壁村子有人开办了一个舞厅,高承勇和他老婆还经常去玩。而李洁敏则表示,高承勇不仅在老家跳舞,在白银的时候也喜欢跳舞,“现在想想,他去跳舞可能是有其他目的的。”

  舞是交谊舞,高承勇夫妻都喜欢。但因为跳舞,高承勇还被人扎了几刀。刘芳云则称,高承勇去新民村的舞厅跳舞时,腰里也经常别把刀子。为此,刘芳云还问过高妻,但高妻似乎不以为然。高承勇的堂嫂王清(化名)回忆起当时的情况:“舞厅离我们村十分钟路程,门票好像是一块钱一张。双人舞嘛,都是一男一女抱在一起跳,他(高承勇)好像是抱着别人的女朋友跳,人家不愿意了,就打他,扎了他几刀,血流地呼呼地。” 综合澎湃、法晚等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